2019年7月22日

   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 x 婆羅洲實測

    撰文及攝影:徐振輔

    婆羅洲矮象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320、快門 1/500 秒

    關於作者

    徐振輔,1994年生,很喜歡貓。台大昆蟲系畢業,現為地理所碩士生。發表學術論文五篇(含兩篇SCI)。

    最重視的身份是文學創作者。曾獲兩岸多項文學獎,作品入選九歌106年散文選。長篇小說《西藏度亡經》將於聯經出版,另有編劇作品《島嶼蟲生》。

    比較狂熱的興趣是生態攝影。最近的主題包含北極、青藏高原,以及東南亞熱帶雨林。2018年與Canon合作舉行個展《翼疊翼,光覆光》。

     

    使用器材

    • EOS 5D Mark IV
    • ​​​​​​​EF600mm f/4L IS III USM
    • ​​​​​​​EF24-70mm f/2.8L II USM
     

    「你又要去看動物哦?」

    「對呀。」

    「去哪裡。」

    「婆羅洲。」

    「哦,婆羅洲。」每次得到這種反應,我就知道對方其實不曉得那是什麼地方。所以現在我決定多講一點,讓你知道這個害一大堆自然愛好者神魂顛倒的婆羅洲,究竟是個什麼地方。

    婆羅洲(Borneo)是東南亞的一個大島,分屬於馬來西亞、印尼和汶萊三個國家,我去的地方屬於馬來西亞的沙巴和砂拉越(和吉隆坡所在的西馬相對,婆羅洲這裡稱為東馬)。沙巴最大的城市叫亞庇,從台灣有便宜的直飛航班。你來的話,一定要嚐嚐咖哩叻沙、肉骨茶、海南雞飯這些南洋料理,或者蛇皮果、貓眼果、紅毛榴槤之類名字有點悶騷的水果。你也可以去潛水,躺在沙灘上跟巨蜥一起曬太陽;天黑後,不妨在海邊酒吧點一杯啤酒,反省自己曲折滄桑的人生。

    如果這樣安排自己的婆羅洲之旅,雖然不算太差,但實在有點可惜。

    畢竟那樣就會錯過全世界最瑰麗、生物多樣性最高的陸域生態系了。婆羅洲的森林和中南美洲的亞馬遜雨林、非洲的剛果雨林,並列為世界三大熱帶雨林,棲息著紅毛猩猩、犀牛、雲豹、大王花、盔犀鳥等神話般的生物。這裡可以說是地球上每個自然觀察者的春夢,是個一旦沉浸就不會想清醒的地方。

    斑馬鳩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6.3、感光度ISO 400、快門 1/500 秒

    澤巨蜥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100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前往馬里奧盆地的道路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24-70mm f/2.8L II USM,光圈 F8、感光度ISO 250、快門 1/320 秒

    綠瘦蛇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24-70mm f/2.8L II USM,光圈 F8、感光度ISO 100、快門 1/100 秒

    假如你是個叢林探險式的生態攝影者,正常來說,決不會想帶上超望遠的定焦大砲來折磨自己。身處悶熱潮濕螞蝗如雨的婆羅洲森林,扛鏡頭走個幾公里就想死了,更別說經常要手持拍攝稍縱即逝的動物。當然,除非你拿的是最新一代的 600mm F4 IS USM。

    過去從北極苔原、青藏高原到赤道諸島,我拿的都是一代的 500mm 大砲。將近四公斤的鏡頭,對我這樣不算壯碩也不算體弱的普通青年來說,差不多是在野外手持攝影的極限了。一旦習慣那重量,提起這支更加巨大的 600mm 的瞬間,就會覺得哇賽裡面該不會塞了棉花吧。僅僅 3050 克的重量,比上一代足足輕了 870 克,而且配重的平衡性極佳。當大砲系列的畫質與性能幾近頂級之際,它在野外拍攝的便利性與適應性,就成為格外讓人重視的要素。

    這次出發前,恰好有機會跟Canon公司借用這支驚人的第三代 600mm 大砲,於是就搭配 EOS 5D Mark IV,來到婆羅洲實測。此行計畫前往沙巴心臟地帶的馬里奧盆地(Maliau Basin)、德拉馬庫自然保護區(Deramakot Nature Reserve),然後在砂拉越一個伊班族人家度過豐收節(類似豐年祭的日子)。

    帶我們拜訪伊班族長屋的朋友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24-70mm f/2.8L II USM,光圈 F4.5、感光度ISO 32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伊班族少年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24-70mm f/2.8L II USM,光圈 F9、感光度ISO 800、快門 1/200 秒

    藍枕鸚鵡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.5、感光度ISO 25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馬里奧盆地的環境是婆羅洲典型的低海拔雨林,高大的龍腦香科、豆科、榴槤之類的大喬木,組成了茂密的樹冠層,它們能輕易長到 30 米以上的高度,甚至 70、80 米都有。在這樣的森林底層,光線條件基本都很差,手持超望遠大砲所面對的困境,除了能否在雜物超多的環境中準確對焦外,就是快門速度的問題了。這支鏡頭不負所望,在光圈和ISO到達讓人冒汗的極限時,快門雖然必須放到 1/400 或者更慢,但它擁有的五級 IS 防手震,允許了這樣窘迫的參數。甚至放慢到 1/200 秒高速連拍,都可能取得銳利的影像。

    長鬚豬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.5、感光度ISO 40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小鬚鳳頭樹燕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5、感光度ISO 400、快門 1/500 秒

    龍腦香科的黃娑羅雙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24-70mm f/2.8L II USM,光圈 F10、感光度ISO 200、快門 1/200 秒

    尋找動物的關鍵,通常是找到牠們的食物,而這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植物果實。

    今年對沙巴雨林來說意義非凡,因為受到聖嬰─南方震盪的氣候現象影響,幾個月前發生數年一度的「大開花事件(general flowering event)」,此刻正好是大結果時期。當發現一株結果的大樹,就值得把耐心拿出來守候,像是在校門口堵你的仇人或者愛人那樣,只要摸清對方的習慣,等待的目標總會現身。譬如紅毛猩猩喜歡吃一些大型的無花果,捕蛛鳥和太陽鳥經常訪花,其他很多鳥類則不時聚集在結了橙紅色果實的樹上──那些花果的型態、顏色、氣味,通常是被取食者的行為、視覺能力與化學受器共同決定的(再不然,就是被風和水決定)。

    龍腦香上的大綠鳩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40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馬來犀鳥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500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東方冠斑犀鳥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.5、感光度ISO 250、快門 1/640 秒

    600mm 的焦段,可以拍攝的生態題材並不侷限,除了一般所知的鳥類、哺乳類、爬蟲類這些必得保持距離的主題外,它的放大倍率也足以拍攝一些較大型的鳳蝶等昆蟲。另外雨林中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地方其實是樹冠層,那是熱帶雨林中的熱帶雨林,地表上暗藏的宇宙。很多棲息其中的附生植物與蘭花,也都需要超望遠焦段才能一窺神秘面貌。

    貝母蘭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640、快門 1/160 秒

    裳鳳蝶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640、快門 1/200 秒

    達邦樹上的蜂巢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6.3、感光度ISO 1000、快門 1/400 秒

    馬里奧擁有絕美的森林,但要看到動物其實很不容易,原因是,成熟的原始林通常只有樹冠層和露生層的巨大喬木留存,導致森林底層陰暗而空曠,不利於地面動物生存。相較起來,德拉馬庫自然保護區的環境接近次生林,反而更適合尋找哺乳動物。

    要找哺乳動物,最好是在徹底無光的夜晚。當森林中連月光也失去了,即使是那些眼睛比針尖還要銳利的夜行性動物,依然需要從森林深處來到開闊的道路附近,依賴天空中僅有的微光覓食。你如果也在這時沿著道路巡視,就有機會狹路相逢。

    偏偏我們拜訪德拉馬庫那幾天,月亮大概有一千支路燈那麼亮,動物不多,但還是見到了幾次豹貓、熊狸、椰子貓、飛狐猴、懶猴,和一小群婆羅洲矮象。這次拍攝時,我使用一支閃燈簡單直打,而 600mm 的焦長以及它搭配 5D mark IV 時的對焦能力,都能出色地勝任野生動物在夜間的拍攝。

    豹貓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400、快門 1/200 秒

    馬來漁鴞

    EOS 5D Mark IV + EF 600mm f/4L IS III USM,光圈 F4、感光度ISO 125、快門 1/200 秒

    頂尖的畫質,柔和的散景,強大的防震,輕盈的重量,都讓它足以成為生態攝影者的終極武器。但最後,這支鏡頭有一項優點也是它的缺點,就是實在太引人注目了。每當有色瞇瞇的眼睛死黏著這支 600mm 不放,我都會感到很不好意思。「這個鏡頭可以拍很遠齁?」他們通常這麼問,我也只能說,呃,對呀(雖然這樣說不太正確)。「多長呀?」我說600,不,不是可以拍600公尺,你愛拍星星月亮太陽都可以,600 是鏡頭的焦段啦。「哇,好大哦。」當感到有點害羞有點尷尬的時候,我就會說,它超輕的哦,你自己拿拿看。

    「天哪!」他們的眼球像是要從眼眶裡鑽出來。「太輕了吧!」

    看見對方那種像是被欺負的驚恐表情,總讓我倍感欣慰。

    「呵呵,對吧。」只可惜啊這鏡頭不是我的。

    但以後如果有機會,我會想要擁有一支的。

    相關連結